赵雪飞非物质能量也许可以成为探索人类生命历史的解读器-多莱米多七日

发布时间:2019-04-15编辑:admin阅读:2

    赵雪飞非物质能量也许可以成为探索人类生命历史的解读器-多莱米多七日

    赵雪飞今天我的写作进入最后的冲刺。我要探讨一下几个关键性的问题。如果这些问题不能提出并且得到合理解释,我前面的工作都是徒劳的。
    关键问题1:如何测定非物质能量?这种能量与物质能量的交换率是多少?所谓的非物对价的指数如何确定?
    关键问题2:有没有必要建立一个非物质评价体系,例如情商指数或者意识指数。要注意它们与原来的智商指数的区分和类同。建立情感或意识传递的数学模型。
    关键问题3:灵魂的量化如何考虑?用什么方法捕捉灵魂?灵魂传递的数学模型的如何界定?
    首先我来介绍问题1的解答思路。既然是非物质,当然通常用来测定物质的方法是很难做到的。因为它是完全不透明的。但考虑我们认可它与物质可以交换能量,可以考虑在非物质与物质转变交汇的时候,在临界条件和临界空间点进行能量数值改变的测定。比如我认为对于特异功能可以跟踪测定,做对比分析。特异功能所爆发的能量我以为可以看成一种意识方面的能量。此外可以让志愿者做情感打击反应的能量测试。这样一类的测试可以在原来测定汽车检测用的方法。比如碰撞实验和沙袋打击实验。在不同环境,不同心境,不同人种,不同人群的广泛的测试数据的大数据分析可以定出非物对价的指数。
    问题2的解答很明确,非物质评价体系必须建立。这是科学的客观性公正性评价的需要。我以为原来的纯粹的心理学测试方法是不够的。必须兼顾非物质能量与物质能量的不同特点。原来的评价系统要做修正。情感指数的分类要细。先确定若干重要情感指标,包括生物学检查的结果。必须建立新的检查指标,然后在大数据的检测和统计模型拟合后,得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情商指数。情感或意识的传递函数应该是相近的。前面已经做出过猜想,这里重新强调一下。它们应该是一类波,但一定与物质波不同,也就是与光波和机械波不同。但既然具有波动性(更确切说量子性)。应该具有波动函数的某些特点,所以它可以写成:
    问题3是一个关键。能否对灵魂函数做出我的判断还是一个变数。虽然我和许多人相信有灵魂,但还不能确切看到它!看不到就等于没有证实。引力波是理论问世100年后才发现的。所以很多关于灵魂的猜测包括我的猜测,并不会很快得到证实。我们只得遗憾的有点无可奈何的黑暗中摸索!
    由于灵魂的“黑暗”特性,所以我一度企图把它纳入暗物质。但我后来又发现它其实与暗物质的质量属性有明显差异。暗物质的质量对引力是透明的。而非物质能量按照我的定义对惯性和引力均是不透明的。潘建伟等的量子通讯实验的成功,使人们开始重新关注量子纠缠。我的思路也有点倾向于用量子纠缠解释灵魂能量。让我们看看百度搜索对量子纠缠态的理解。
    百度解释道:“复合系统中不能被写作它的分系统状态的张量积的状态称为纠缠状态。例如:两个粒子的状态为√2/2|00>+√2/2|01>,那么这个状态可以表示:|0>*(√2/2|0>+√2/2|1>),其中两个粒子的状态并没有联系,在测量到第一个粒子的状态为|0>前后,对第二个粒子的测量都是两种状态各有1/2的可能,合适的变换也总能将它变成相应的状态。但是如果改为√2/2|00>+√2/2|11>,那么就会出现一些“奇怪”的现象,例如对其中任何一个粒子进行的变换不能改变测量结果为0或1的概率,而如果先测出一个则另一个的状态也“确定”了等。这样的状态称为纠缠态。
    纠缠态最早是由薛定谔和爱因斯坦提出来的,两个人虽然都被当成量子力学(QM)的奠基人,但是两位大师都反对 QM 所包含的正统思想,纠缠态就是他们为了批判 QM 所蕴含的哲学思想而提出的。
    爱因斯坦提到的EPR态,两个粒子A,B可形成这种态: |0>A|0>B + |1>A|1>B |0>|1>代表不同的自旋态,上述态的意思是如果A粒子处于|0>(|1>)态,则B粒子必也处于|0>(|1>)态。注意,一旦这种状态形成后,理论上可以将A,B拉开至无穷远距离,但是这种关联仍然存在,即可以从对A测量所得到的状态推出B此时的状态,爱因斯坦把这种关联称为“幽灵般的超距作用”。”
    从搜索的结果看,看来灵魂和纠缠态还是有区别的!只能说,灵魂的某些特质可能与量子纠缠搭上一点边。比如远程心理感应可以看成量子纠缠的。而心理感应应该和灵魂的迁移有关。灵魂和其他两种非物质能量差异较大。我已经在半年前就多次提到过。灵魂不但可以在神经系统流通。事实上它可以在任何生命系统中出现。甚至人类以外的动物植物,都可以成为灵魂能量传输的载体。最夸张的两点,它可以寄居在非生命体内,比如泥土,钢筋等等。也可以在原野中飘逸。所以它的数学模型应该是量子纠缠函数受到阻尼波调制的结果。这样我的非物质能量的数学模型基本建成了!接下来就是对如何进行比对试验做出一些建议!让我们拭目以待!
    也许反对者会说我还没有证明什么,全部是空的。我的回答很明确:关于非物质能量的测定或者认可还刚刚开始,离开彻底揭开谜底还有不少工作可做。但我这里讲的不是空穴来风。我所建议的模型可以用来和我们捕捉非物质能量做对比。我会继续努力做这样的实验,当然更希望我们年轻的对非物质能量感兴趣的高手参与。创新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关键字